首 页 要闻 天下 社会 基层 生态 房产 家居 汽车 健康 财富 热线 旅游 教育 文化 专题
  中国萍乡网  >  金鳌洲   >  正文  

【萍乡日报·金鳌洲】城南徐公

发布时间: 2018-11-19 16:25:33 作者: 李晓斌 来源: 萍乡日报全媒体  
 

  城南徐公不美,面若泥捏,肤如松皮,粗糙,个矮,精瘦,沉默寡言,是个种田汉。他家住在丁香巷的最前头。刚刚用上电那会儿,为了节省开关的钱,整条巷子只有一个双刀开关,那电闸就安装在徐公家厅堂的墙壁上。这样一来,他就兼了一项义务工作,每天晚上,天一黑,他合上闸刀,于是巷子里家家户户的电灯都亮了。小孩子坐在灯下做作业,女人就着灯光缝缝补补,男人围着灯光抽烟、聊天。到了晚上九时,徐公拉一下闸刀,一两秒又合上,提醒整个巷子的人都该洗漱上床睡觉了。半小时后,切断电源,熄灯了。



  那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丁香巷原本不通电,一到晚上黑灯瞎火的,有小孩子要晚自习,就点一盏煤油灯。没有孩子读书,则早早上床睡觉。大伙过着“日落而息,日出而作”的古老生活。后来,社队拦河筑坝,修了灌溉水渠,建了水电站,丁香巷便通电了。那时候,乡亲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灯泡。一盏灯一个月一块钱电费,有钱的装个两三盏,没钱的就一盏灯。由于电压不稳定,灯光昏黄,时明时暗,闪烁不停。


  刚用上电,乡亲们对于电的知识几乎为零。徐公是种田的,也不懂电。他只知道,电是老虎,是要吃人的。那闸刀开关安装在他家,还由他负责掌管,这真是难为他了。一开始,他怕触电,不敢直接用手去接触开关,就用菜刀削了一支类似于手的木杆,代替手,远远地对着那闸刀头用力往上一按,就合上闸了。往下一拉,就是打开闸刀。隔着一支不听使唤的木杆,要把电闸合上拉下,实在有些难度。每当合闸拉闸,徐公都战战兢兢,急出一身臭汗。有一次,他用木棍儿合电闸,忽然从电闸上呼的一下窜出一条好几尺高的火龙,刺眼,炽热,张牙舞爪,迎面扑向徐公,吓得他头脑嗡的响了一下,往后倒退了几步,踉踉跄跄,差点儿摔个大跟头。徐公尖叫了一声,夺门而出:“啊,不得了,电老虎要吃人了!”


  徐公这一叫嚷,惊动了整条巷子里的街坊邻居。大伙都出来了,只见徐公家的厅堂里火光四射,烟雾弥漫,一股刺鼻的臭味呛得人难受。过了一会儿,噗的一声,火光自动消失了,那条火龙遁走了。大伙打了手电筒去徐公黑古隆咚的厅堂里查看。那闸刀已经烧焦,还在冒着青烟。大伙议论纷纷,说,还好,徐公命大,如果不是用长长的木杆儿按电闸,直接用手去推,那手肯定会烧坏的。徐公也暗自庆幸自己聪明,提前有防备,逃过一劫。


  第二天,电工来了,一看,电闸烧坏了,得换。电工问徐公,怎么会烧了电闸呢?徐公据实回答。电工拿起那根木杆儿,笑问:“是手灵活,还是木杆灵活?”徐公说:“当然是手灵活!”电工说:“既然是手灵活,还用木杆干什么?”说着,电工一把将徐公精心削制的木杆儿咔嚓一声折成了两截,扔了。


  电工说:“电确实会电死人,但只要你使用得当,就没事。”


  经电工一解释,原来,那条从电闸里窜出来的“火龙”,是因为木棍儿没有用上力,闸刀与闸口若即若离,瞬间被击穿而产生的电弧。电工说:“一定得用手去按电闸,闸头是瓷的,绝缘,只要手不是湿的,就很安全。”


  电工向徐公普及了一下用电的知识。


  徐公原本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经电工一点拨,他一通百通。那时候,丁香巷的电线是裸线,火线和零线都用瓷葫芦隔开来安装在人家的屋檐下。两根平行的线在空中绕屋穿巷,时常有鸟儿立于线上,叽叽喳喳叫。乡人奇怪,这鸟怎么不会电死。徐公懂电了,他知道,只要两根线不接触,那鸟是安全的。谁知,鸟儿也多情。一日,两只鸟儿立于电线上,一边一只,叫得欢,竟然嘴对嘴亲上了。线上朋友,多浪漫。可只听见砰的一声,火光一闪,两只鸟儿化为灰烬,电线也烧得通红,像两条火蛇一样往一户人家的屋檐下窜,屋檐着火了。巷子里的老人妇女孩子见了,吓得双手抱头,哇哇叫着逃进屋里不敢出来。男人也不知所措,两腿直打颤。他们哪见过这阵势。徐公叫了声“不好”,转身回家将电闸拉下,顺手抄起一根晾衣服的竹竿,一个箭步冲上前,朝电线上猛地一砸,电线断了,发红的电线瞬间就退了红光。接着,他用竹竿将人家屋檐上的火苗扑灭了,一会儿,又备了一些电线,扛了长木梯子来,很快将断了的电线重新接好了。


  危急时刻,个矮人瘦的徐公挺身而出,举竿砸线,降伏了电老虎。在乡亲的眼里,他就像景阳岗上的武松一样威风。此后,乡里乡亲,哪家哪户电有故障,就找徐公。徐公没有电笔,不知道哪段线出了故障,他拿一截塑胶电线,两头剥了皮露出了铜芯,就往那火线零线上搭。这当然动作得快,通常一秒不到,有电就冒火花,没电就没动静。(注:这种短路的测电方法也很危险。现在的电缆线是不能这样测试的。)他轻而易举地查找到是哪儿不通电,断了接头。那时候,电线都是铝线甚至是铁丝的,容易锈蚀,接触不良,经常出故障。徐公有此绝技,俨然成了丁香巷的义务电工,随叫随到。


  在乡亲们眼里,面若泥捏,肤如松皮,粗糙,个矮,精瘦,沉默寡言的种田汉城南徐公,最美。




编辑: 刘洁

 
【中国萍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萍乡网”、“来源:萍乡日报”或“来源:萍乡日报新媒体”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萍乡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萍乡日报客户端 萍乡日报数字报
萍乡新闻公众号 中国萍乡网公众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萍乡日报社
Copyright 2003-2018 www.px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中共萍乡市委宣传部 主办:萍乡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萍乡日报社
赣ICP备05010164-1号 萍乡日报社·中国萍乡网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