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要闻 天下 社会 基层 生态 健康 财富 热线 旅游 汽车 房产 教育 文化 专题
  中国萍乡网  >  文化   >  正文  

绛园余音(续)

发布时间: 2018-03-12 11:49:18 作者: 刘兴 来源: 萍乡日报  
 

肖君绛先生在日本留学时的照片

肖君绛先生在武汉执教时的照片


本报于去年7月刊发了《绛园余音》一文,此前还刊登了《绛园和它的主人》,两文相继刊出后,不仅在萍乡产生了广泛影响,远在北京及海外的肖氏后人也对文章的内容给予了高度关注,以致引发了后来一连串的感人故事。尤其是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员郭金海先生和他的学生、研究生黄金子女士从网络上看到此文后,也对绛园主人传奇的一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决定将肖君绛先生的经历和贡献作为研究课题,所以就有了今天的第三篇《绛园余音(续)》。感谢作者刘兴先生对历史的挖掘,提供了绛园背后一些鲜为人知的史实,使今天的读者得以了解绛园的过去和现在。


作者刘兴先生,是地道的萍乡城里人,现已年逾八旬,在萍乡二中退休后仍笔耕不辍,留下了许多有关萍乡历史掌故的回忆。


2018年元月中旬,意外接到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员郭金海先生和他的学生、研究生黄金子女士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他们说,从萍乡报纸的网页上,看到我写的文章《绛园和它的主人》,很感兴趣。


原来,看到文章后,他们便到武汉大学采访,到资料室、校史室搜集了不少有关绛园主人、武汉大学数学系教授肖君绛先生的材料,阅读他的著作。回北京后,他们又到国家图书馆查询档案,再加上在网上搜索到的资料,了解到肖君绛先生是民国时期一名著作颇丰、学贯中西的数学大家,国内大多数学家都是他的学生。不仅如此,他还是一名著名的中医,以高超的医术救人无数、影响巨大。其传奇的一生,令郭金海先生师徒感动,决定将肖先生的经历和贡献,作为他们的研究课题。


藉由这样的缘故,郭金海先生师徒来电向我了解了一些有关问题。


肖先生膝下有一子一女,为什么我的文章中,对女儿一字未提,她是怎样考上北京大学的?说实话,对这个问题,此前我们也一无所知。据我妻子说,她还未出世,堂姐肖而兰便随伯父去了武汉。此后几十年都未曾见面,更没有任何联系,只知道她在北京工作,所以文章中没有写到她。


直到2016年11月,贵州的亲戚来深圳看望我们,看到我写的文章,便说他和肖而兰一家早有联系,并到过她家,她今年已97岁,身心还很健康。他随即拨通了电话。于是妻子与肖而兰有了80年后的第一次通话,都喜极而泣。


此后,当她收到我们寄去的文章和“绛园”的一些照片后,感动之余,便给我写了一封长信,其中就谈到她考到北大的经历。


信中说:“修建绛园耗尽了我父亲的积蓄,还欠下两万多元的债务(当时可是笔不小的数目)。抗战爆发,武汉大学迁往乐山,为节省开支还债,我父亲只带母亲和小弟随校迁乐山,把我和姐姐送回萍乡老家。当时我在武汉读高中二年级,回萍乡后,只能辍学。后来听到江西赣省中学因战争迁到萍乡临近县,在该校读书的一个萍乡学生暑假回家度假,我得知这消息,辗转找到了他。他返校时,我贸然决定随他去该校借读。到校后才知道学校没有女生,幸亏学校体谅我这么远来借读,把我留下了。没有宿舍,就租住在农户家里。高中毕业后,我到赣州参加全国高考统一招生,因慕清华、北大之名,报考了西南联大,并被录取(西南联大是抗战时清华、北大、南开三校合组的联校)。这一段经历虽然是由于日寇入侵,但如果不是绛园欠债,我一定和父母去了乐山,那我的人生也就改写了。”


在昆明读大学期间,她与河北籍的清华大学学生刘彦林相识、相爱,并于1945年结婚。新中国成立后,两人来到北京。一个在北京市委,一个在北京统计局工作,几十年患难与共,相依相伴,今年都已临近百岁,实属罕见。


至于肖君绛先生为什么在繁忙教学之余,还要自学中医?肖而兰在信中说:“她原有7个兄弟姐妹,不到几年便死了5个,只剩下她和小弟而江。父亲伤感之余,痛下决心,自学中医,终于有成,造福不少人。”


具体的情况是,肖先生的大女儿行君,患肺结核,送回萍乡“东村学庄”休养,不到一年突然去世。未见到女儿最后一面,肖先生伤心欲绝。


另外,肖先生在一篇纪念母亲的文章中谈到:他11岁丧父,兄弟姐妹5人,病故3人,只剩下他和弟弟肖洁。他自幼体弱多病,先后患上脚疾和颈椎病,治愈后,虽无残病,但元气大伤,一年到头天天吃药,也使他了解到不少医药知识。


在14岁读中学时,他患上了急性痢疾,被送回家里治疗。每天腹泻数十次,弄得满屋腥臭,是母亲不厌其烦,亲自调理汤药,洗涤臭脏的衣物。不久,肖先生病愈,而母亲却被传染去世,使他萌发了学医的念头。


我将以上了解的情况告诉郭金海先生,并告知肖而兰的电话和住址,以便他们去采访。


过了几天,他们又来电话说,他们已去肖而兰家采访了夫妻俩,令他们惊喜的是,两位老人虽都年近百岁,但思维敏捷,记性很好,提供了不少珍贵的一手资料。


同时,郭金海先生还发来他们收集的肖君绛的两张仅存的照片,一是在武汉大学教书时拍的,另一则是在日本留学时拍的,弥足珍贵。


待他们的研究成果完成后,将在科学院有关刊物上发表。让后人看到一个更全面、更真实的肖君绛先生。


去年,从萍乡传来消息,彭高镇在筹建“民俗博物馆”时,看到我的文章,知道了肖先生是彭高镇人,便将他列入该镇的十大名人之一,制作了铜像,列出了事迹,供人纪念。


另外,去年6月份,肖君绛的第三个孙子肖涵,专程从北京来萍乡参观绛园。他说,他的大哥肖晨一家在澳大利亚定居,有机会回国时,一定会回萍乡寻根,参观绛园。


我的一篇小文章,竟引起这么大的反响,真是始料未及。


编辑: 刘洁

 
【中国萍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萍乡网”、“来源:萍乡日报”或“来源:萍乡日报新媒体”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萍乡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萍乡日报客户端 萍乡日报数字报
萍乡新闻公众号 中国萍乡网公众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萍乡日报社
Copyright 2003-2018 www.px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中共萍乡市委宣传部 主办:萍乡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萍乡日报社
赣ICP备05010164-1号 萍乡日报社·中国萍乡网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