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要闻 天下 社会 基层 生态 房产 家居 汽车 健康 财富 热线 旅游 教育 文化 专题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杨岐山文廷式墓联释读

发布时间: 2019-11-11 10:46:33 作者: 兰侠 来源: 萍乡日报  
 


  在上栗县杨岐山普通寺后一处堪舆学上被称作“丹凤朝阳”的地方,长眠着萍乡名人晚清志士文廷式。文廷式逝世于1904年,在他逝世后时任南昌知府,也是他的生前好友——沈曾植,在他的墓碑左右题写了一副对联:“青简尚新,宿草将列;鸱鸮东徙,松槚成行”。这副对联虽然只有短短的16个字,看似简单,却饱含深意,笔者通过查阅相关资料,试着就此联的内容作一些解读。


  文廷式与沈曾植


  文廷式(1856年-1904年),字道希(亦作道羲、道溪),号云阁(亦作芸阁),别号纯常子、罗霄山人、芗德等,萍乡城区花庙前人,生于广东潮州,成长于官宦家庭,为广东大儒陈澧的入室弟子。他是中国近代著名爱国诗人、词家、学者,于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高中榜眼,在甲午战争时期主战反和,并积极致力于维新变法运动,是晚清政治斗争中的关键人物之一,1898年戊戌政变后出走到过日本,1904年逝世于萍乡。


  沈曾植(1850年-1922年),字子培,号乙庵,晚号寐叟,又有东轩、逊翁、姚埭老民等称号,浙江嘉兴人。清光绪六年(1880年)进士,之后历任刑部主事、员外郎、郎中、江西广信和南昌知府、总理衙门章京、安徽提学使、署布政使等职。他集官员、学者、诗人、书法家于一体,博古通今,学贯中西,以“硕学通儒”蜚振中外,被誉为“中国大儒”。


  文廷式与沈曾植的交谊始于光绪朝初年,之后保持有20余年的友谊,相互之间可以说是惺惺相惜,引以为知己。据王蘧常《清末沈寐叟先生曾植年谱》记载:“光绪六年庚辰,公三十一岁,夏公中式第二十四名贡士,殿试第三甲第九十七名,赐同进士出身……自是公名益隆,先后得交朱蓉生侍御一新,袁爽秋太常昶,李仲约侍郎文田,黄漱兰侍郎体芳,室盛百熙祭酒昱,文道希学士廷式。”据钱仲联《文芸阁先生年谱》记载:“光绪十一年乙酉,先生三十岁,本年先生入都……都中胜流宗室盛伯熙昱,桐庐袁爽秋昶,嘉兴沈子培曾植、子封曾桐兄弟,皆与先生游。”文廷式和沈曾植在京城的时候,经常在盛昱家的意园聚会,诗酒唱和,讨论学问,据《文芸阁先生年谱》记载:“先生与子培尤为友善,尝问子培:‘余诗于古人奚似’,子培曰:‘君诗自具一种冲和之气,殊肖王摩诘’。”


  文廷式和沈曾植两人之间的诗歌唱和作品有很多,文廷式诗集中有《答沈子培刑部寄赠》《赠沈子培丈》《再迭韵酬子培丈》《三迭前韵题子培所撰〈蒙古源流事证〉》《戊戌四月同张孝达尚书沈子培刑部费屺怀编修同游焦山宿仰止轩观明杨忠愍公手札即题其后》等作品与沈曾植有关。沈曾植的诗集中也有《即晚无事次韵和道希二首》《和道希韵二首》《道希叠韵见示复和一章》《怀道希》《书周东村栈道图文道希题诗后二首》等与文廷式有关。


  文廷式逝世后沈曾植为文廷式作了《清翰林院侍读学士文君云阁墓表》,墓表中沈曾植回忆道“余以文字言议与君契,相识廿年,上下古今,无所不尽”,评价文廷式“君所论内外学术,儒佛元理,东西教本,人材升降,政治强弱之故,演奇而归本,积微以稽著,于古学无所附,今学无所阿”,是“有清元儒,东州先觉”。


  青简尚新,宿草将列


  “青简尚新,宿草将列”语出《昭明文选·卷四十三·重答刘秣陵沼书》。《昭明文选》又称《文选》,收录了自周代至六朝梁以前七八百年间130多位作者的诗文700余篇,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诗文总集,由南朝梁武帝的长子萧统组织文人共同编选。萧统死后谥“昭明”,所以他主编的这部文选称作《昭明文选》。《文选》对后世读书人有着很深远的影响,古人有谚曰“文选烂,秀才半”,后世还有专门以《文选》作为研究对象的学问,称之为《文选》学。


  《重答刘秣陵沼书》的作者是南朝梁时的著名学者、文学家刘孝标。文题中的刘秣陵沼即刘沼,沼是名,秣陵是刘沼为官的地方,他是作者刘孝标的朋友。史载“刘沼,字明信,中山魏昌人。六代祖舆,晋骠骑将军。沼幼善属文,既长博学。仕齐起家奉朝请,冠军行参军。天监初,拜后军临川王记室参军,秣陵令,卒”。这篇文章是刘沼死后,刘孝标看到刘沼遗文后所写的文字。全文不及200字,内容十分丰富,多处用到典故,表达了对刚逝去朋友的哀悼和遗恨,品读起来意味至为深永。


  文中这样写到:“或有自其家得而示余者,悲其音徽未沫,而其人已亡,青简尚新,而宿草将列,泫然不知涕之无从。”意思是有人在刘沼家中找到了他的遗文,就转告“我”(刘孝标),让“我”得以见到。“我”悲叹他的声音语调尚未止息,而人却已经死去。用青竹写下的简书还是新的,隔年的墓草却将要长满,因此伤心哭泣,顾不上涕流满面。李善在注《文选》时,在此处做了两个注释“《风俗通》曰:‘刘向《别录》杀青者,直治青竹作简书之耳。’《礼记》曰:‘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所谓青简,古人用竹简书写文字前,需要做杀青的步骤,“杀青者,以火炙简令汗,取其青易书,复不蠹,谓之杀青,亦谓汗简”,后用青简借指著作。所谓宿草,唐代经学家孔颍达的解释是“宿草,陈根也,草经一年则根陈也,朋友相为哭一期,草根陈乃不哭也”,后宿草多用于悼亡之辞。


  鸱鸮东徙,松槚成行


  “鸱鸮东徙,松槚成行”语出《昭明文选·卷三十八·为范始兴作求立太宰碑表》,该文作者是南朝齐梁时期的文学家、方志学家、藏书家任昉。该文是作者为范云代笔写作的一篇文章,范云是《神灭论》的作者范缜的堂弟,曾任始兴内史,故称范始兴。《南齐书》中记载:“建武中,故吏范云上表为子良立碑,事不行。”子良即南齐竟陵郡王萧子良,要了解该文的内容,还需要了解一下当时南朝的历史。


  刘宋武将萧道成以军功起家,篡夺刘宋政权之后,改国号为齐,他被称为南齐高帝,他死后,太子萧赜即位,为南齐武帝。武帝太子萧长懋先于武帝而死,武帝次子萧子良,政事、文学有誉于当时,大臣王融想谋立萧子良为太子,但武帝确立太子萧长懋之子萧昭业为皇太孙,临死前令萧子良辅政,而用高帝次兄萧道生之子萧鸾总管尚书事,掌握实权。萧子良居嫌疑之地,只有退让。既无能力又无经验的萧昭业即位后,深忌叔父萧子良名望太大,时时提防。在新皇帝的猜忌下,萧子良终日郁郁寡欢,于次年忧郁而死,死时年仅35岁。《为范始兴作求立太宰碑表》就是萧子良死后,友人求朝廷为他立碑的一篇表文。


  文中写到“故太宰竟陵文宣王……体国端朝,出藩入守,进思必告之道,退无苟利之专……人之云亡,忽移岁序,鸱鸮东徙,松槚成行”。李善对“鸱鸮东徙,松槚成行”的注解是“言成王未知周公之意,类郁林(即萧昭业)之嫌子良;而周公有居摄之情,由子良有代宗之议,故假鸱鸮以喻焉。吴均《齐春秋》曰:郁林王即位,子良谢疾不视事,帝嫌之。又潘敞以仗防之。子良既有代宗议,忧惧不敢朝事,而子良薨。毛诗序曰:鸱鸮,周公救乱也。成王未知周公之志,乃作诗以遗王。名之曰鸱鸮焉。《说苑》曰:枭与鸠相遇,鸠曰:子安之?枭曰:我将东徙。鸠曰:何?枭曰:西方之人,皆恶我声。鸠曰:子鸣。於是鸣。鸠曰:子改鸣则可,不改子鸣,虽东徙犹恶子也。《左传》伍子胥曰:树吾墓槚。”鸱鸮是指猫头鹰一类的鸟,文中用“鸱鸮东徙”的典故借用周公辅佐周成王屡遭猜忌,来喻指萧子良辅政被萧昭业猜忌,不被理解的苦闷,最后郁郁而终。松槚二树常被栽植墓前,亦作墓地的代称。


  结语


  综上所述,可以认为沈曾植为文廷式作的这副对联是一副集句联,上下联原句均出自《昭明文选》中的文章。上联“青简尚新,宿草将列”,沈曾植借用刘孝标怀念亡友刘沼文章中的语句,表达自己对亡友文廷式的思念。文廷式可以说也是著作等身,沈曾植知道文廷式还有许多作品没有付梓,而文又逝世的很突然,所以用“青简尚新,宿草将列”进一步表达了对好友突然离世的慨叹。下联“鸱鸮东徙,松槚成行”,沈曾植是要借用南齐萧子良卷入复杂的政治斗争当中,辅政遭忌,有贤能而不被重用,且不被人理解,最终忧郁而死,又是英年早逝的历史悲剧,借此表达对文廷式参与晚清波谲云诡的政治斗争,后遭革职,流落江湖,不被人理解,郁郁而终,逝世时才49岁的沉痛惋惜。


  笔者在第一次看到这副墓联时,心中就有一个困惑,按理说“鸱鸮”在古典文学中常常被指代为贪婪、邪恶的化身,是令人讨厌的东西,很难理解沈曾植怎么会用贪婪、邪恶的意象,来给自己的好友写墓联。当查阅到相关资料,了解了这副墓联的出处和作者想借此表达的丰富而深刻的含义时,才体会到沈曾植通过这副对联,向自己的好友文廷式表达的深深哀挽和慨叹。 

 


编辑: 刘洁

 
【中国萍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萍乡网”、“来源:萍乡日报”或“来源:萍乡日报新媒体”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萍乡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萍乡日报客户端 萍乡日报数字报
萍乡新闻公众号 中国萍乡网公众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萍乡日报社
Copyright 2003-2018 www.px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中共萍乡市委宣传部 主办:萍乡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萍乡日报社
赣ICP备05010164-1号 萍乡日报社·中国萍乡网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