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要闻 天下 社会 基层 生态 房产 家居 汽车 健康 财富 热线 旅游 教育 文化 专题
  中国萍乡网  >  文化   >  正文  

【萍乡日报·金鳌洲】那笑声,嘶哑着温暖着

发布时间: 2019-01-22 16:06:21 作者: 来源: 雷 剑  
 

     

      市文联民协准备为“故事大王”李炳奎出书,希望我写点纪念文字。当我坐在电脑前,轻轻敲击出一个个方块字,耳边有久违的笑声响起,那笑声,嘶哑着、温暖着。

     1997年的我,是安源区区委宣传部新闻报道组的一员。那天,我正在办公室里埋头写稿,有人敲门,嘶哑的声音令人印象深刻:“请问雷剑是在这里办公吗?”我立刻认出这个身形微胖、皮肤黝黑的老头是李炳奎。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我们宣传部几个人观看了东门桥附近群众自发组织的文娱活动。街坊邻居们聚在一起,唱歌跳舞、拉琴唱戏,很是热闹。60多岁的“故事大王”李炳奎是活动最热心的组织者、最具人气的表演者。我把李炳奎组织群众开展文娱活动的故事,写成稿子投到媒体,没想到《江西日报》竟然发了个几百字的小稿子。

     “街道的同志对我说,你李炳奎的名字上省报了。我打开报纸一看,《寻常巷陌夕阳红》,确实是写我的故事。作者雷剑,我不认识啊,一打听原来是宣传部的同志。我必须上门来认识认识,感谢几句。”李炳奎一边用略微夸张的“故事腔”说着原委,一边打着哈哈,嘶哑的声音带着特有的韵味。大家都被吸引过来,老头丝毫不露怯意,“故事大王”的本事稍一展露,野哇一通讲,从此成了宣传部颇受欢迎的人。

     

       

      部里与老头关系最密切的还是我,那篇小稿子是一个原因,更主要的还是他热心地帮我解决了人生大事。从中学调到宣传部,30多岁的我还是单身汉一个,老头听了,一拍胸脯:“这样的乃古还找不到婆娘,包在我身上。”

       随着老头来宣传部来得更勤,我的婚姻大事顺利解决,老头的热心肠获得了两个家庭的敬意,连一直担心我找不到婆娘的80多岁的祖母,都时不时地念叨两句“故事大王”的好,而我对老头的称呼,也早已变成了“老师”。因为自己做过整整10年中学教师,对这个称谓有着自己的坚持,所以,除了职业的关系或师生的情义,我只对值得尊敬的长者称老师。

       不管别人怎么看,在我心目中,李老师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上世纪80年代,他就被省文联授予了“故事大王”称号,在萍乡民间文艺界,算是一个不小的角儿。老师生存的土壤是民间的广阔天地,街头巷尾、邻里之间,是他的才华得到充分展现的最佳场所。就像我那篇小稿子里所写,已年过六旬的老师发挥自身优势,将街道居民们的业余文娱活动组织得有声有色,他还把精神文明建设、计划生育政策等正面宣传的内容,编入自己的故事,将正能量传递于巷陌之间,其人其事因此入选了市委宣传部评选的全市年度十大新人新事。随后,老师经常参加市委宣传部组织的活动,宣讲团里常常会出现老师的身影,全市各地的乡镇、企业、村庄,到处都有那特有的嘶哑嗓音传来。



      来往得密切了,从老师嘶哑的声音里,我更多地体会到了热情和温暖。老师自幼读书不多,工作经历也颇为复杂,走上民间艺术之路的过程我不是很了解,但从他与李远实先生交往的趣事中,还是能够体察到其艺术才华的闪光之处。李远实先生以“神州双管李”的书法扬名,其实其楹联更是一绝。有一回,李远实即兴为李炳奎拟出一联,上联是“大王七十二行外”,说的是“故事大王”这个名头,下联为“座次百零八将边”,拿李炳奎与梁山好汉李逵的名字调侃,横批“牙骹齐天”,萍乡土语似贬实褒,玩笑间一个民间艺人的形象就高大起来了。真正被老师珍藏的是李远实题写的另外一联,上联“一肚野哇三寸舌”道尽了“故事大王”的精髓,下联“半年家塾五尺书”则暗含李炳奎出身木匠家庭(木匠使用的方尺叫五尺)读书不多的身世背景,横批“小巷大雅”最为精彩,虽出没于市井小巷,说的是土语方言,看似难登大雅之堂,但大巧若拙、大辩若讷,俗到极致、达到一定境界其实就成了大雅。这四个字,是对老师艺术人生最精当的评价。后来,我曾将老师的故事写成长篇报道,发表在当时的萍乡日报星期刊上,标题就是《小巷大雅》。

        然而,当今时代,民间艺术并不被一些人待见,从他们对老师的称呼上就可以明显感觉出来,叫“故事大王”还听不出褒贬,直接喊“李大王”“大王”就明显有点嘲讽的意思了。面对冷眼和轻视,老师基本上不会生气,他甚至自嘲为“60岁的待业青年”,在我看来,这应该是老师的一种生存之道。说老师生活窘迫可能还谈不上,但仅仅与我相识的那些年里,老师的住处就换了三次,都是筒子楼或者旧平房,一次比一次简陋,把自身技艺当作一种谋生手段,对老师而言就再自然不过了。所以,在他热情洋溢的民间艺术表演中,其实隐藏着外人难以感受到的无奈,虽然在我们的交往之中,老师总是笑脸相迎,笑声总是那么温暖。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师再没来报社,我也因记者部的工作太紧张没有联系他,但好久没有的老师的信息传到我这里,竟然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噩耗。2007年10月,老师匆匆忙忙地走了,匆忙得让儿女们找不到通知我们的联系方式。几个月之后,我才知道失去了送送老师的机会。直到现在,每当念及此事,心里还是感觉沉甸甸的。

      时间是磨刀石,不断磨去岁月的棱角,但会让某些记忆的片段更加锋利。这个冬天很冷,我的心却很热。翻开沉睡多年的记忆,老师的笑声依然嘶哑,但那份暖意已深深刻入了我的心灵深处。







编辑: 刘洁

 
【中国萍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萍乡网”、“来源:萍乡日报”或“来源:萍乡日报新媒体”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萍乡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萍乡日报客户端 萍乡日报数字报
萍乡新闻公众号 中国萍乡网公众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萍乡日报社
Copyright 2003-2018 www.px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中共萍乡市委宣传部 主办:萍乡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萍乡日报社
赣ICP备05010164-1号 萍乡日报社·中国萍乡网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