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要闻 天下 社会 基层 生态 房产 家居 汽车 健康 财富 热线 旅游 教育 文化 专题
  中国萍乡网  >  文化   >  正文  

【文史】胡适日记中的毛泽东、蒋介石和溥仪

发布时间: 2019-01-22 15:51:53 作者: 来源: 刘翠红  
 

对于毛泽东、蒋介石和溥仪这三个人,如果问大家胡适最早与之见面的是谁,不少人很可能会回答错,因为从常理上说,他们认为当然是蒋介石。但只要你读过胡适的日记,在这三个人当中,就知道胡适最早认识的不是蒋介石,也不是溥仪,而是毛泽东。


 我们知道,1918年8月下旬,经章士钊介绍,毛泽东到北大图书馆当了助理员,业余时间,他就去听胡适教授的中国哲学史,这时胡适和毛泽东就已经认识了。据胡适的学生胡颂平《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介绍,这期间,毛泽东还与其他五位青年上书过胡适,只是这封信没有保存下来,因为这封信胡适交给了竹森生的弟弟竹垚生保管,抗战期间,竹垚生怕生事,一把火把它烧掉了。至于这封信的内容,胡适在日记和“谈话录”都没有说,其内容我们也无从知晓了。

  胡适的日记除不全外,就是过于简单,这是我读胡适日记最大的感受。例如1920年1月15日这天的日记,他就简单的一句话:“毛泽东来谈湖南事。”什么事只字未提。我翻看此前的现代史,毛泽东是1919年离京回湖南的,走前曾与胡适交谈,并请求胡适多支持湖南的学生斗争,胡适当然也欣然应允了。

回到湖南后,毛泽东很快就创办了一份刊物,那就是《湘江评论》,胡适对这份刊物真的是相当热情,特别是对毛泽东写下的《民众的大联合》一文,更是称颂有加,特意写了《介绍新出版物》一文发表在自己和陈独秀创办的《每周评论》上予以赞扬。1919年,回到湖南的毛泽东还参与领导了湖南学生的一次总罢课,要求撤换湖南总督张敬尧,于是张敬尧查封了毛泽东创办的《湘江评论》。这些事,1919年年底第二次来北京的毛泽东见到胡适不会不谈。


至于胡适第一次见溥仪,那已经是两年后的事情了。根据胡适1922年5月17日的日记,那是当时17岁的溥仪打电话给他,约他会面的。“今天清室宣统帝打电话来,邀我明天去谈谈。我因为明天不得闲,改约阴历五月初二日去看他”。我查了一下,胡适说的1922年“阴历五月初二日”,正好是阳历5月30日,此日是宫中休息日,选择这个时间见面,说明胡适还是非常重视和细心的,这也是他遭到不少人反对的缘由,这次会见,也让不少原本崇拜胡适的激进青年大失所望。

这次见面胡适不好受,权力早已关进笼子里的废帝溥仪也受到了责难,那些王公大臣、封建遗老也不容许一个封建“帝王”和胡适这样的“新人物”见面,真是一次见面,两败俱伤啊。这一点,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也记录得很清楚:“他(胡适)走了之后,我再没费心去想这些。没想到王公大臣们,特别是师傅们,听说我和这个‘新人物’私自见了面,就像炸了油锅似的背地吵闹起来了”。

  其实对他俩的这次会面,大家大可不必认真,更没必要大惊小怪。因为在溥仪看来,这只是出于好奇。他是刚刚装了电话后,无所事事,心血来潮,随便翻着电话本给几个人打电话。在给胡适打电话之前,他已经拨通了几个人的电话,当翻到胡适的名字时,他想听听这位“白话文运动”的领袖,“用什么调儿说话”,这就是溥仪打电话给胡适的初衷。这一点,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已经写得非常明白。


关于见蒋介石的日期,胡适说是1932年11月28日,他在当天的日记中这样写道:“下午七时,过江(其时,他们都在武汉),在蒋介石先生寓内晚餐,此是我第一次和他相见。饭时蒋夫人也出来相见。今晚客有陈布雷、裴复恒。”不知道是胡适先生记错了,还是《申报》出现了假新闻,我查阅了有关胡适和蒋介石的资料,发现这并非胡适和蒋介石第一次见面。按照1931年10月14日《申报》的说法,这天胡适就与蒋介石有一次会见:“丁文江、胡适,来京谒蒋。此来系奉蒋召,对大局有所垂询,国府以丁,胡卓识硕学,拟聘为立法委员,俾展其所长,效力党国。”

我想找到胡适1931年10月14日的日记,加以佐证,让人没有想到的是,1931年胡适的日记,独独少了10月份的内容,再翻看这以前以后的日记,也没有发现“来京谒蒋”的字眼,多多少少让人遗憾。

不过我发现,1931年的前期和后期,蒋介石对胡适的认识,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31年3月18日,胡适的日记只写了一句话:“今天报载蒋介石给了我一个头衔。”至于是什么头衔,胡适虽然没有明说,却在这天的日记里,粘贴了一份《大公报》的剪报,其中有这么一句:“胡适系反党,不能派。”显然,蒋介石给胡适的这个“头衔”,不是什么好“头衔”。但在胡适1931年9月份和11月份的多篇日记中,都记载了宋子文、张公权等人来电,希望胡适能就任“财政委员会”一职的内容,说明胡适与蒋介石以及与“政府”之间已经冰释前嫌,这从胡适日记中,“蒋介石”后面带不带“先生”二字也能看得出来。1931年11月12日胡适的日记中,不但有“蒋介石先生来电”的字样,还粘贴了一份“财委会组织大纲和委员人选名单”的剪报,名单中当然有胡适的名字。

其实胡适什么时候见的蒋介石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从胡适的日记中,不但能看到蒋介石这个人的狡诈善变,同时也从这些日记中知道,此时的胡适已经有了从政的倾向,最起码对从政已不那么拒绝了,这也是胡适人生中的一个新篇章,无论这个新篇章是对还是错。






编辑: 刘洁

 
【中国萍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萍乡网”、“来源:萍乡日报”或“来源:萍乡日报新媒体”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萍乡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萍乡日报客户端 萍乡日报数字报
萍乡新闻公众号 中国萍乡网公众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萍乡日报社
Copyright 2003-2018 www.px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中共萍乡市委宣传部 主办:萍乡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萍乡日报社
赣ICP备05010164-1号 萍乡日报社·中国萍乡网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