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要闻 天下 社会 基层 生态 房产 家居 汽车 健康 财富 热线 旅游 教育 文化 专题
  中国萍乡网  >  文化   >  正文  

【萍乡日报·金鳌洲】追忆陈良运先生

发布时间: 2019-01-22 15:33:02 作者: 来源: 刘 兴  
 

      2018年10月23日,是从我市走向全国的著名诗人,文艺理论家,全国教育战线劳动模范,全国模范教师,福建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陈良运先生逝世十周年。


  作为他的朋友,他的音容笑貌以及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经常从我脑海中冒出来。



  第一次看到陈良运的名字,是1959年12月的《人民文学》上,刊发了他的诗作《历史的病人》共七首,随后又看到1960年第五期的《人民文学》上,刊发了他长达62行的长诗《安源工人的怀念》,诗作都写安源的事。当时我想,能够两次在全国顶级的刊物上发表诗作,一定是萍乡资深的文人。后来一打听,才知道陈良运当时还是萍乡中学一个高二的学生,不由心生敬佩。以后又得知他大学毕业后,回到萍乡师范教书。


  第一次与陈良运近距离接触是在1965年12月。当时市总工会举办全市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培训班,分四个大组,共50多人。我和他分在同一组。我久闻他的大名,两人又都爱好写作,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培训班刚开始的几天,大家的情绪都很高涨,个个认真听辅导老师的讲课,认真做笔记,在小组会上抢着发言,谈感想,会后又忙着写心得体会。


  一个星期后,大家学习热情有所减退,觉得要讲的都讲完了,每天翻来覆去讨论,经常出现冷场的局面,有的组便开始闲聊一些与培训无关的话题。陈良运来学习班前,在学校担任了两班的语文课和班主任,任务繁重。来学习时,两班语文课有人代上,但班主任工作却无人接手。于是他每天都要回校找班干部了解情况,处理一些学生中的问题,时间分配不来,不免出现迟到早退的现象。



  这事被培训班的负责人知道了,有一次在全体会上说:“有的人自持是大学毕业的知识分子。有些骄傲自满,学习不专心,经常迟到早退,与积极分子的身份不符,应尽快改正。”


  虽然讲话中没有点名,但我们都知道说的是谁。


  过了两天,那个负责人来开谈心会,征求意见。大家思想上有些顾虑,都不说话,场面有些尴尬。


  冷场了很久,陈良运忽然发言说:“刘主任,前天的发言虽然没有点名,但说的是我。我承认迟到早退是不对,但我觉得这次培训班安排半个月,时间太长,能否办得紧凑一点,缩短一点时间,做到学习工作两不误?”我们一听都有同感,纷纷附和说:“时间是长了点,我们的工作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单位都希望我们早点回去。”


  负责人一听,说:“学习时间是市委宣传部定的,我尽快反映上去。”


  结果第二天便宣布将学习时间缩短为11天。


  可以看出陈良运是个敢于说话的人,有知识分子的风骨。


  1979年,陈良运调到刚刚恢复的市文联工作。当时文联有三位副主席,其中朱照林和肖增烈都是从事雕塑、绘画工作的,只有陈良运从事文学创作,于是由他担任常务副主席兼任《萍乡文艺》的编辑。


  有人认为做编辑工作是成全了别人,埋没了自己,也有人认为做编辑清闲,只要看看稿子就行。而陈良运不这么认为。


  当时正是改革开放的初期,各种新鲜事物不断涌现,为了赶上时代的脚步,他经常组织一些作者,深入到农村、工矿、社区采访,创作了一大批反映现实的好作品。



  当时,文艺界刚刚从十年文革的禁锢中解放出来,各种思潮纷纷涌现,“朦胧诗”“伤痕文学”十分流行。如何从文革的阴影中走出来?陈良运认为提高作者的思想认识、加强文艺理论学习才是当务之急。在他的倡议下,成立了文艺评论学会,有十多人报名参加,我是其中之一。


  从此,每周六下午,全体成员都在文联会议室开展理论学习。陈良运经常将一些党的有关文件,报刊上的重要理论文章介绍给大家。还经常邀请本市的一些文学作者,带着作品,让大家分析评论,提出修改意见,受到大家的欢迎。


  1980年,陈良运开始从单一的诗歌创作向写诗歌理论转型。从事理论研究,需要十分丰富的资料作参考。而他当时可掌握的资料实在太少。原来市图书馆有较多古籍和现代文艺界名家的理论著作,可惜在文革初期被烧掉一万多册,萍乡师范一些老语文教师所珍藏的一些古籍,也被红卫兵抄走,只有我们二中的图书馆未遭厄运。


  当时陈良运的妻子在二中教书,他便经常来二中图书馆找资料。有一天,我们在图书馆相遇。谈到缺少资料的苦恼,我告诉他,过去我也是从事文艺理论研究,搞文艺评论的,几十年来买了许多文艺理论的书籍,收集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文艺巨匠,如荷马、狄罗德、王尔德、康德、孟德斯鸠、黑格尔等关于文艺的论述,看后收获巨大。他听后很感兴趣,第二天便来到我家。我将几十本有关文艺理论的书搬出来供他挑选,他高兴地将四本《文艺理论译丛》,朱光潜的《美学》,王朝闻的《文艺评论集》和几本《苏联文艺理论丛书》小册子拿去了。


  1986年,他调到江西师范大学搞研究。他更忙了,惜时如金,我们便很少联系了。


  这些封尘几十年的往事,至今还历历在目。而陈良运先生却长眠在南昌青山墓园福寿苑已经十年。他一生辛劳创作的近千首诗歌,22部巨著和与人合编十几部文集共400多万字的文艺理论著作,都成为后人学习的经典。



图片来源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编辑: 刘洁

 
【中国萍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萍乡网”、“来源:萍乡日报”或“来源:萍乡日报新媒体”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萍乡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萍乡日报客户端 萍乡日报数字报
萍乡新闻公众号 中国萍乡网公众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萍乡日报社
Copyright 2003-2018 www.px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中共萍乡市委宣传部 主办:萍乡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萍乡日报社
赣ICP备05010164-1号 萍乡日报社·中国萍乡网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