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要闻 天下 社会 基层 生态 房产 家居 汽车 健康 财富 热线 旅游 教育 文化 专题
  中国萍乡网  >  文化   >  正文  

春天,一起到万龙山访茶

发布时间: 2018-04-02 15:32:46 作者: 来源: 萍乡日报全媒体  
 

追寻:一片绿芽的前生今世

对于万龙山来说,横亘在这片灵秀大地的千百条山脉,就是一条条长“龙”,苍郁遒劲。

万龙山山脉基本呈东西走向,其中一条由南向北,特立独行,人称“横龙山”。

因为萍乡方言谐音,逐渐被叫做“万龙山”——同行的万龙山乡政府工作人员给我们介绍万龙山名字的来由。

好山产好茶。整个万龙山俨然一座天然氧吧,森林覆盖率达 90%,年均气温16 至 20℃,雨量充沛,云雾缭绕,山里的茶叶种植基地最高海拔 1300 米,最低海拔 600 米,无工业污染,无重金属土壤污染。

万龙山的茶叶生产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元朝。据《萍乡县志》记载:“明洪武中县岁进茶芽四斤,永乐二年加进五斤六两。”并有“绿英金片出袁州”的记录。洪武二年萍乡改为县,隶属袁州府。这说明,早在 600 多年前的明朝洪武年间,萍乡的茶即属于“贡品”。乡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考证,从明朝末年,羊狮幕每年进奉皇宫“大红袍”6斤4两,持续了30余年。

岁月悠悠,山下滚滚红尘,山上宛若仙境。那些古老的大红袍现在还好吗?民间诸多茶人对此怀着浓厚的兴趣。多年来,茶人不辞辛劳,前赴后继一次次在羊狮幕的深山老林中寻觅,虽然一次次失望而归,但大家仍然相信,这方好山好水一定还滋养着它们,每到春暖花开,它们依然灿然吐绿、茶香盎然。

万龙山家家户户都会自己土法制茶。乡宣传办主任朱时飞说:“家里的老人会在春天自采山上野生的茶叶,用铁锅徒手炒制,自饮及待客。”

都说万龙山有“三宝”:茶叶、翠竹和药材。而今,这成为了万龙山乡村振兴“三宝”。目前,全乡有茶叶生产企业、茶叶专业合作社近 10 家,其中,谭家坊茶场、排竹山茶场、大王庙茶场、羊狮幕茶场、发云界茶场、南岭茶场、南源茶场等茶叶基地总面积达4400亩,茶农450余户,主要分布在下村村、南岭村、长岭村、槽下村、黄江村、龙山村等。全乡年产茶叶80吨左右,其中,顶级茶叶(野生茶,明前茶)每斤市场价在1万元以上,高品质茶叶每斤市场价在 3000 元以上,中等品质茶叶每斤市场价在 1000 元左右,全年产值6000万元左右。万龙山茶叶主打高山有机绿茶、高山云雾茶,其中万龙松针、武功绿英、武功玉叶、武功一叶、万龙山松针、武功雾清、云海清毫、发云界松针等品牌,赢得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和良好的口碑,远销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

排竹山是当地一座较有名的茶山,位于横龙山中段,海拔800米左右。记者在排竹山茶场见到万龙山茶场的女主人彭建鹏。自3月16日开园,忙碌的采茶季便开始了,她每天忙着组织人员采摘、收茶、制茶……不亦乐乎。彭建鹏夫妇2006年卖掉洗煤厂,专心经营茶场,10多年下来,事业越做越大,而今拥有大王庙、排竹山、下村近1500亩茶山,旗下有万龙松针、武功绿英等品牌。其投资建设的占地 500亩的武功山小洞天茶博园建设正酣。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在明媚的春光中,记者继续追寻这令人陶醉的绿……

传承:两代茶人的执着坚守

慕名已久,一杯武功绿英茶静静地摆在记者面前。清鲜碧绿的叶片在清冽的山泉水中悠扬起舞,笼着一层淡淡的暖色,然后慢悠悠地往下落,在杯底堆砌成一个葱笼又静谧的山丘。

隔着氤氲蒸腾的茶气,万龙山茶场董事长彭建鹏面对记者,侃侃而谈——

2006年9月,在煤炭销售贸易领域闯荡了20多年的彭建鹏,全盘买下了国营破产企业——万龙山茶场。

万龙山茶场(垦殖场)建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从1991年开始,万龙松针茶就连续多年获得江西优质名茶金奖,并列入了当时国家农业部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总站编的《中国名优茶选集》。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国有万龙山茶场因经营和管理不善,资不抵债导致破产。2006年,彭建鹏毅然买下茶场,并重新申请注册了“万龙松针”和“武功绿英”等几个商标。

接手这个茶场,不仅是彭建鹏从“黑色”产业转向“绿色”产业的一次大胆尝试,也是她希望将家乡这个濒临消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萍乡茶文化继续传承和发扬的一个心愿与行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她接手茶场后的第12个春天,茶场开园迎来了大丰收。

站在海拔800多米的茶园举目远眺,漫山遍野的茶树郁郁葱葱,嫩芽傲立枝头。半山坡上,采茶工人们手拿茶篓,或蜻蜓点水,或左右开弓,在快速地一捏、一提、一放间,篓里便已积起不少嫩叶。“这几天,茶园里少的时候有70多人,多的时候有100多人同时在采茶。” 彭建鹏的儿子糜树宇介绍说。

山上茶农忙采茶,山下工人忙加工。

在糜树宇的带领下,记者沿着溪谷小桥,走进山脚下的茶厂:房前,桃红李白,芬芳扑鼻;屋后,青山滴翠,蜿蜒环抱。生产车间里,刚刚采摘来的新鲜茶叶嫩芽摊放在纱网上,飘溢着阵阵浓郁的茶香。

糜树宇告诉记者,采茶只是第一道环节,制茶也大有学问:要先将采回刚开面的茶叶嫩芽,置于室内摊放五六个小时,每隔半个小时轻翻一次。

“制作茶叶的讲究多着呢!” 糜树宇告诉我们,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茶叶的品质和要求更高了。为此,他们在生产“万龙松针”和“武功绿英”牌绿茶的基础上,还特地研制出了万龙松针高山有机茶、红茶、白茶系列高中低端系列产品,以满足市场的需要。两个商标的产品也在2009年至2010年获得了江西名茶金奖,2013年又被评为了“江西名茶”。

十二年磨一剑。通过不断努力和精心经营,彭建鹏和糜树宇将一家“养在深闺无人识的”茶场,打造成了颇具特色的体验式茶文化基地。目前,茶场年产茶叶6000公斤,年销售额由最初的30多万元增长到现在的700多万元。此外,他们精心运作的集茶叶生产加工示范区、茶文化博览区、茶旅游休闲度假区为一体的茶博园项目也已经开工建设,总投资达1.63亿元。

与彭建鹏母子致力发展武功山茶文化的方向不同。万龙山乡谭家坊茶厂刘桂华、刘裕父子更致力于传统炒茶工艺的传承。

“手工制茶需要反复揉捻。”今年58岁的刘桂华介绍,手工炒制茶叶有摊青——杀青——揉捻——制干等工艺流程, 制茶师傅必须对茶青特质十分清楚,充分调动口鼻耳舌手,在掌控制茶火候的同时,观察茶叶在炒制过程中的变化,才能制作出眉形、针形等茶叶。

“传统的手工制茶因生产周期长、产量少,现在基本上没有年轻人愿意传承手工制茶工艺了。” 一直在上海创业的刘裕回到老家,喝着家里的机制茶,发现茶叶不是以前那个“味”了。

如何找回从前的味道?打定主意回乡发展的他决定重拾手工茶加工技艺。

刘裕虽然是80后,接触炒茶的时间却已不短。“我的炒茶手艺是我爸一手调教出来的,他炒茶已经30多年了。” 刘裕说,自小便耳濡目染如何炒茶,每每父亲炒茶时就会在一旁做帮手,如今重拾手工茶加工技艺,倒也驾轻就熟。

“1斤干茶需要4至5斤鲜茶才能炒制而成。”把鲜茶倒入铁锅里后,刘裕双手摊开,满握茶叶,然后将茶叶同一方向推拉,鲜茶在铁锅里噼啪作响,他的双手轻重有度地揉搓,似乎对近300℃的高温毫不在意。刘裕开着玩笑:“刚开始练炒茶时,两只手上全是‘火泡’!现在炒了这么多年了,‘铁砂掌’都练出来了。”

说起从事手工炒茶这份既要求技艺又要求体力的职业,刘裕直言自己累并快乐着。“从小就在茶园里耍、在茶场里看炒茶,能够继承父辈的手艺并传承下去,我感到很满足。”在刘裕心里,炒茶已经不再是一份简单的职业,更多的是一种情怀。

发展:情系三农的绿色产业

一个产业拉动一方经济,带动一批就业。茶叶产业已经为万龙山乡农民致富增收的主导产业。

近年来,乡里通过招商引资,以“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引导全乡广大农民利用荒山荒地种植茶叶,通过产业扶贫项目进行政策帮扶,不断发展壮大这一绿色产业。

有人说,萍乡最好的茶叶在万龙山,而万龙山最好的茶叶出自南岭。南岭村种植茶树千余亩,拥有二三十亩以上茶园的村民就有10多户。抛开4家数百亩的种植大户不说,一个春季下来,一般的茶叶种植户最少也有10多万元产值。

下村村也是较大的茶叶生产基地,有茶农近40户,茶园面积800余亩,明前春茶可收获干品1000 多斤,目前已有4家较大的种植户添置机器,向村民收购鲜叶进行生产制作。茶园已成为该村村民稳定而可靠的收入来源,基本上占村民收入的40%,而这个占比目前还在扩大。由于特殊的深山气候和有限土地灌溉条件,下村村不少村民将山区的稻田改种茶树,扩大茶园生产,还联系影响力大、品牌过硬的公司开展合作,进一步提升茶叶品质,拓宽销售渠道。

春茶采摘抢时间、赶季节,这是茶场最热闹的时候,上规模的茶场要请人采茶。天气暖和的时候,万龙山茶场的采茶工就有70余人,武功山茶业公司也有50人。她们基本上是本地和邻近的宣风、宜春等地的妇女。家住得远的,由茶场安排食宿,采茶每天按质按量计酬,一天下来,每人少说也能净收100多元。采茶是件辛苦的体力活,茶场工作人员说,采茶人员每天早出晚归,晴天晒雨天淋,现在大多数年轻的女孩都吃不了这份苦,来采茶的基本上是30岁以上的妇女,但那些留守在家种地看娃的女人们也由此可有一份不菲的收入。

春路雨添花,芽动一山春。雨后天晴,阳光和暖,风吹温润。去茶场的路上,一树一树红粉的野樱花,在路边狂放恣肆地开着,在满目苍翠的深山之中显得格外明艳娇俏。排竹山茶场在海拔800米的高山之上,站在山头,目之所及,都是梯次排开的齐腰高的茶树,茶树修剪齐整,还带点鹅黄的嫩绿新芽一个劲地往树头窜,让记者感受到生命的律动和一个产业的生机。

来到茶场,已是中午12点多了,中午的太阳晒得久一点,就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灼痛,可采茶的女人们陆续回到茶场小屋称了秤,交了茶,简单地吃过午饭就又出发了,在400亩的茶山之内,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她们赶时间,不肯停下来聊天。

下午在万龙山茶业公司的一个茶园,我们遇到了本地采茶女工李荷花,她说自己20来岁就开始采茶,已经30多年了。这家公司开设后,年年都来这里采摘,今年又采了一个多星期了。因为住得近,每天到茶场吃过早饭7点就开始采摘,直到晚上6点多收工,一天可采到鲜芽5斤左右。春茶采摘时间有限,从明前到立夏前,也就一个多月,如果出勤高,算下也可以收到5000多元,已经很不错了。

茶场需要管理,茶叶采摘还需要监工。乐兵云就是来自宜春的一名茶园管理人员,一年有五六个月行走在万龙山茶园。春茶采摘季,不用说,他必须在采茶人员来之前就来茶园掌握茶芽萌发情况。春茶开采了,他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来到茶场清点采茶人员,人员太多了不行,少了又采不过来,让茶芽儿白白长老了,他得视情况调配好。俗话说,春天孩儿面,一时三个变。一周前气温骤升到 20 多摄氏度,没两天突然又降到 10 摄氏度以下。天气忽冷忽热,茶芽也萌发得时急时缓,茶场的采茶人员可都是来赶工的,采茶按量计酬,天冷茶芽少,不少人就走了,这两天天热,他又得赶着招人。平常别人采茶的时候,他得在园子里察看各处茶树萌芽情况,及时调配好采收人员,否则天气暖和,叶芽儿隔天就长老了。他还负责收茶过秤,察看茶叶采摘是否符合标准,并按标准分等级收茶。等到春茶采摘结束,他的工作就是护理茶园了,为茶树除草、施肥、修剪、除虫,“一年几个月下来,也可以净收两万元。”他满足地说。


编辑: 刘洁

 
【中国萍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萍乡网”、“来源:萍乡日报”或“来源:萍乡日报新媒体”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萍乡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萍乡日报客户端 萍乡日报数字报
萍乡新闻公众号 中国萍乡网公众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萍乡日报社
Copyright 2003-2018 www.px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中共萍乡市委宣传部 主办:萍乡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萍乡日报社
赣ICP备05010164-1号 萍乡日报社·中国萍乡网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